Göpoh

纯种月更狗

【喻王】游曳之庭 01

自己还是喜欢喻文州x王杰希这对cp啦

但是酷爱狗血的我可能会在里面穿插方王叶王等的小互动orz

应该算是科幻向?遍地私设

青年喻文州x少年王杰希

ooc是我的,帅气(如果有的话)是他们的!

欢迎一切逻辑、知识、审美等方面的指正~


【一 被拖去解体的战舰无畏号】


下午一点半,王杰希如往常一样睁眼醒来,这天的阳光格外地好,活泼地从窗外蹿进来跳到他披着墨绿色毛毯的下半身上,他本就靠着椅背休息,因此不需要起身就看见方士谦坐在他的对面,胳膊肘放在大腿上,一脸阴郁,血迹遍身。

“他们都说不能打扰你午睡,”方士谦的声音里明显带了怒气,“林杰失踪了。”

王杰希朝左偏了偏头,想了一会儿:“其实你可以叫醒我的。”

“叫醒你也没有什么用,不是吗?”方士谦气极反笑:“顶多是你坐在椅子上什么都不做地看着我的时间提前十几分钟。”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掀开毯子走到地上,向门外走:“既然林前辈失踪了,那么就意味着蓝雨腾出了一条手来做一件新的事情,我需要弄明白这是一条新手还是空出来的旧手。”

方士谦的声音里似乎都可以听见牙齿被自己咬出的裂痕:“你不打算让他们去找一找吗?” 

王杰希头都不回:“既然你想让他们去找,那就直接叫他们去。”

“你知道他们在林前辈不在的时候只会听你的话!”

“这就是前辈让他们听我的话的原因。”王杰希侧脸看了他一眼:“你先回去休息吧。”

方士谦恶狠狠地斜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等王杰希到会议室的时候,邓复升已经在里面坐着了,看得出来他也有些急躁,但是他仍然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而对王杰希展现出完全服从的态度:“现在这样,您有什么安排吗?”

“我要去周泽楷那里一趟。”

周泽楷见到王杰希的时候着实吃了一惊,向来沉默寡言但语意丰厚的情报贩子在与这位重要顾客的第一次讨价还价中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窘况,关于“魔术师”的一切情报都被推翻,他除了这个称号所言不虚以外什么都没得到。

魔术师十几年来没有出过据说也不能出微草的地盘,似乎是由于他无法脱离“培养皿”生存,纵使意识运转再无懈可击,身体无法游戏仍旧违背种族的天性,所有人都以为魔术师不足为惧。

因此所有人都错了。

“我想知道你所有的全部的蓝雨资料。”少年站在柜台前,狭窄的窗口只传达出他半张脸:“作为交换,你想知道的关于魔术师的一切,我都告诉你。”

情报贩子陷入了一段短暂而极具个人风格的沉默:“你的情报给了我,就迟早会流通出去,你可要想好了。”

“是。”他听见少年斩铁截钉的回答。

“第一个问题,你可以出来的原因。”江波涛被老大遣出来进行交易,坐在椅子上好一会儿仍觉得脑子里乱的很,他现下仅凭多年经验培养出来的嗅觉本能在提问。少年已经走进了他在的这个空间,门和上方的窗口一并关紧,外面有人帮他挂上休业的牌子,于是刚刚悬挂在上方窗口位置的脸登时近在眼前,他看着这张年轻的面孔,竭力调整自己被打乱的神态以便营造出一种双方势均力敌的态势:“轮回查到你不能出培养皿,我不相信我们会弄错。”

“本来是这样,”王杰希点了点头,“但是我来这里,是为了发问。”

发问期待回答。

周泽楷用江波涛将自己换下以后,就一直坐在柜台深处看着两人你来我往一问一答——确切地说,是看着王杰希。从人们被告知魔术师的存在到现在他第一次露面已经十几年了,这十几年间魔术师的样貌在他的梦境以及幻想里飘忽不定,毕竟不是由母亲孕育出来,也有传言说魔术师其实就是一只超人工智能,最多加上血肉和脸面。

但是在他注意到王杰希第一眼,其躯体上流露出来的某种“人”特有的情绪就猛烈地对周泽楷发起了冲击。沉静掩盖下的忍耐以及勇往直前的果决信心,从这个人的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来,意外地让魔术师显得不那么冰凉。

江波涛将东西交给王杰希之后,站起身想将这位微草的新当家送出去,却被自家老板抢了个先,他看着向来不愿意与人多打交道的周泽楷专门从里面走出来,亲自将王杰希送到了门口,并与少年郑重其事地握手。

他能从自家老板的行为中觉出魔术师王杰希的重要。

王杰希回到微草的时候,看见方士谦的房间仍紧闭着门,他在外面站了一会儿,还是叫来了邓复升:“蓝雨的资料我弄到了,你照这个做一下接下来的布置。”

“再去跟方士谦说一下,林杰前辈应该没事,让他不要再担心这个了。”

他回到房间把培养舱打开,还没来得及整理一下便腿一软直接跌了进去,最后迷蒙的几秒钟他想:“果然不遵照设定模式运转还是很让人疲惫啊。”

十八年来,魔术师第一次打破了自己的生活规律,没有按照设定的时间进行活动,好在当年设计他的那位并没有将他的设定模式固定至不可更改,因此微草应当已经可以对设定进行调整。但是他们也知道,一旦王杰希走出微草的地盘,他的作息将变得完全不可预测,因此要尽可能让他的活动可以在微草之内进行。尽管邓复升在成为微草正式成员之前的授业中就被告知当时还被养在培养皿里的小孩是一个极其重要且厉害的角色,但是他们这一代并没有对这种“厉害”产生某种切实的认知。事实上,当初将魔术师带到微草的那些前辈大多已经不再在他们够得着的地方进行活动,尤其是当林杰的失踪突如其来,他们只能遵照守则上学到的,服从已成年的魔术师的一切判断。

现在王杰希离开微草进行了一次小半天的短期旅游,回来的时候拿到了之前挫败他们的蓝雨的全部所需资料,让微草知道下一步应如何寻求机会反击,这对尚未了解魔术师的他们来说无疑是一次极大的震撼。除去绝对不能被打扰和干预的生活以外,魔术师终于在神秘感以外还给他们留下了其他的东西。

蓝雨。

喻文州没能从周泽楷那里得到有关王杰希的信息,轮回手上的有关蓝雨的情报已经饱和,蓝雨也没有其他足够重要的东西作为神秘的魔术师揭秘的交换。现在微草至少在信息上占尽了上风,他们无法知道接下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将是什么,比迷惑更令人胆寒的一无所知在蔓延开来之前首先影响到的是这位蓝雨的新掌控者。

黄少天看他的面色阴沉,还感到迷惑:“队长,为什么你看上去这么不安啊?只是暂时没有弄到关于王杰希的情报而已,轮回既然能知道,我们迟早可以挖出来吧?”

喻文州转着手上的笔对着电脑屏幕看眼线拍到的少年走进轮回的照片:“现下我们有两个麻烦:第一,微草已经掌握了轮回知道的所有有关蓝雨的信息,而我们对有着王杰希的微草一无所知;第二,这个魔术师,真的是一个很难应付的角色。”

黄少天一时还没摸着头脑:“队长,你说的第一点我可以理解,但是仅凭他搞定了周泽楷就推出他很难应付,也太奇怪了吧?顶多说明他自己身份特殊,可以从周泽楷那里换到足够重要的情报,但是这一步棋应当是谁都会走的吧?”

“并不是。”喻文州摇了摇头:“他把自己的所有信息都毫无保留地给了轮回,换去了有关蓝雨的情报,看上去是一项用独一无二换有迹可循的亏本买卖,但是实际上,这一手厉害得很。现在只有轮回知道魔术师的秘密,而其他人对他完全一无所知,周泽楷是站在顶端的情报贩子,钱从他那里买不走这么机密的消息,除非有比有关魔术师更重要的消息被用来跟周泽楷交换。但是短期显然不可能有这样的消息出现,因此王杰希的消息就算给了出去,也没有进入流通过程,只是多了一个周泽楷帮他保守秘密罢了。并且,轮回手上的这份消息是独一无二的,因此为了确保这份消息在交易之前的价值,轮回会阻碍那些企图探到魔术师秘密的人,暂时他以及微草是最安全的。而且,他在这里设下了一个预告:一旦有轮回以外的人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就说明一条比他的身份更重要的信息出现了,即使他不知道那个消息的具体内容,至少他得到了提醒。”喻文州的目光一直牢牢地锁着电脑屏幕,背一点一点往后完全靠到椅子里去:“这三点,让我们在与王杰希带领的微草的第一次交手中,完全处于下风。”

“那我们现在有什么办法吗?”黄少天似乎听懂了他的话,也开始有些焦躁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微草最近就会有行动吧?我们不知道他们的信息怎么预判他们的动作啊?现在如果他们直接动手我们怎么办啊?”

“办法有,”喻文州突然笑了一下,“微草现在正在进行旧体制的解体,我不信他们无隙可乘。关于魔术师只能呆在培养皿里的传言不可能是空穴来风,他就算现在可以正常行动,肯定也处在一个过渡阶段。他走的这步妙棋也只是一步,方士谦刚刚遇挫,微草没有可以把这一步优势最大化的其他人。现在我们要做的不是尝试去更新自己的情报,而是直接动手。”

“可是我们直接动手却一无所知的话,会不会太冒险了啊?”黄少天还是有些不放心。

“那也没办法,只要王杰希在一天,我们就无时无刻不在冒险。”

tbc.

评论(2)

热度(16)